社会

「名家」迟浩田:怀念母亲

时间:2019-11-29 20:58:50   阅读:4708  
[摘要] 怀念母亲 迟浩田 转眼我已年过古稀,真是时光如流水,母亲已离去38个年头了。尤其过了75岁生日后,脑海中更是波涛起伏,思绪万千,思念母亲之情经常如潮奔涌,无休止地叩打着我记忆的闸门。母亲一共生了11个

珍爱母亲

迟浩田

一瞬间,我就过了老年。时间像水一样流逝。我母亲已经去世38年了。多年来,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母亲的身影经常萦绕在我的眼睛里。尤其是在我75岁生日之后,我的脑海里充满了起伏。我有很多想法和想法。我经常像洪水一样想念我的母亲,没完没了地敲着我记忆的大门。

我出生在胶东一个贫穷落后的山村。这位母亲总共生了11个孩子,其中4个夭折了。我是男人中的第三个。我家有很多人,但很少有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记得我很穷的那些日子,那时我住在只有四面墙的小房子里,那时我住在只有六个月大米和麸皮的小房子里。我家有这么多孩子,一张嘴就是无底洞。父母每天日出时工作,日落时休息,结果只能勉强支撑10张嘴,这是最大的满足。这位母亲是一个虚弱的裹脚女人,一天工作都没看。但是母亲的的确确是我们家庭的支柱。她脚小,身体虚弱,双手像柴火一样,和父亲一起承担着繁重的农活,她一整天都要小心饮食、穿衣和预算。母亲的生活就是为困难的事情做出艰苦的努力。然而,当我7岁的时候,我妈妈下定决心要把全家人聚在一起,并宣布她会送我去学校。我记得有一次我妈妈说,“我想思考,只有通过学习和学习文化,我们才能改变一生在地里挖食物的命运。如果你不学习,就没有出路,你会被人看不起一辈子。我认为小三很聪明。他是一个好老师。让他学习。”

后来,我妈妈特别告诉我:“我妈妈给你提供了学校教育,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有前途、有抱负的孩子,而不是像你爸爸妈妈那样一辈子瞎了眼,甚至在这么努力的工作后连一顿饭都吃不下。当你上学时,你必须努力学习更多的文化,长大后成为一名绅士。”那时,我很无知,对母亲的话没有深刻的理解,所以我问母亲为什么要我做一个绅士。我妈妈渴望地对我说:“做一个绅士真好!”王先生不仅是一个不做农民的文化工作者,而且可以去各个家庭吃“馅饼”。谁一年去一两次学校?可以吃一块咸鱼,一块蛋糕,有时候运气好,也可以吃一条鸡腿!"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家人一年到头都伴随着麸皮和蔬菜。我只吃麸皮和红薯叶。偶尔,我可以吃一些有谷物的“干米饭”。那不是新年就是假日。在我妈妈眼里,李先生一年到头都有食物。李先生很了不起。这让我妈妈羡慕王先生,希望我能成为一个绅士。正是在我母亲的坚持下,我离开了我的小朋友,他整天光着脚在村子的头上玩耍,背着我母亲用旧衣服做的小书包,走进了学校,进入了一个从现在起改变了我生活的全新世界。

为了妈妈的微笑,我尽了最大努力去吸取知识的雨露。汗水,收获。每次结果都会让母亲笑得像个孩子。我让母亲相信,她为我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如果她继续走下去,我会成为一名绅士。在母亲的支持下,我断断续续地读了一些关于高笑的书。随着我继续满怀信心地学习,国家和民族的灾难现实改变了我和我的母亲。然而,到目前为止,虽然“做一个绅士”对我来说不再是一个明确的目标,但它已经成为一句格言,我一直记得并激励我变得务实和诚实。

1941年的一天,日本鬼子“横扫”了我们。过去耀武扬威的国民党士兵已经消失了。我们村子西边的寺庙是一个“军械库”,在那里八条军用土壤被翻成沙子,用来生产手榴弹和地雷。魔鬼点燃了它。村民们到处避难。那时,我妈妈什么也没照顾,带着我们的孩子跑了出去。我母亲惊恐地喊了一声又一声,拉着我们的手拼命奔跑,试图尽快摆脱魔鬼的包围。一双小脚,有多少孩子能跑得快?在村子的尽头,我在河边遇到了一个魔鬼,一拳就把我打倒在地,并用穿着铁鞋的脚把我瘦弱的妈妈踢进了沟里。也是在这一次,我们和我们的母亲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杀戮场景和恶魔兽的暴行。残暴的日本军队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了一名新婚的新郎并轮奸了新娘。看到这可怕的一幕,我们感到母亲的手紧握着我们在发抖。村民们都咬紧牙关,握紧拳头,但他们只能强压怒火,用仇恨的目光默默抵抗,在痛苦的无底深渊中挣扎。

也正是这种流血经历震撼了我母亲温柔的心灵。在与我的家人讨论后,我母亲果断地决定派我去当兵。前几天我妈妈对我说:“小三,你必须像二哥一样走第八条路。你不能不与魔鬼战斗而活着!”我听说这是一个震惊。随着战斗的加剧,我母亲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你不怕我遭遇任何意外的不幸吗?看到日本的暴行是妈妈的冲动吗?不,不是!妈妈经过仔细考虑后做出了决定,但她明白了另一个事实。哪个母亲不珍惜她的儿子?她知道只有她儿子是沧海一粟。但不仅仅是千千八路军一千万母亲的孩子吗?她后来对我说,“几代人以来,我们在这里一直过着稳定的生活。为什么这些懦夫和恶棍欺负我们这些诚实的人?似乎仅仅做一个绅士,赚几顿饱饭并不能改变我们穷人的命运!”

几十年后,每当我想起母亲从“好人不参军”到送儿子走八路军的思想转变,我总会感到深深的感动。作为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她母亲的改变对她来说太简单了。她可能没有智慧和勇气与外敌作战并解放自己。当然,在那个时候,她不会期望她的儿子通过参军而出名和成功。她的想法是,当日本鬼子使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成为“绅士”并过上充实的生活时,他们必须战斗、抵抗并拿起枪来攻击敌人。母亲和千千一千万美元的母亲从厌恶杀害平民的国民党军队,到送另一个读过书的十几岁的儿子加入八路军和革命队伍,从反对世界到奋起反抗日本,这一简单的转变有什么了不起的。

离开家后,我第一次在县大队当信使和办事员。因为我喜欢写作和画画,穷孩子不怕困难,军队领导对我印象很好,很快会推荐我去当时的"康达"分校学习。当我到达时,我被分配到第三支队第二团第二旅第九连,成为一名真正的“学习型士兵”。当公司选择枪手时,我被选中了。经过两个月的艰苦训练,我通过了考试。当抗日战争的最后一场战斗开始时,我是公司里第一个报名参加战争的人。经批准后,我被分配到胶东主力团,即后来的“济南一团”第十三团。我花了20年时间才成为该团的办事员和政委。“在三个月的战火之后,一条来自家乡的消息价值一吨黄金”,在军队从南向北的战斗中,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和家人联系了。在行军途中,在战斗之间,我母亲送我的场景经常出现在我眼前。

1947年,在孟良崮北部的南马战役中,由于失血过多,我的左腿骨折,几乎失去知觉。在生与死的边缘,我真的很想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像小时候一样享受幸福。这时,外面谣言四起,说我已经死了。搬到莱阳后,我碰巧遇到了一个邻村的同学。我迫不及待地想让他给我的家人带个口信:“我还活着。”当家人知道我没有死的确切消息后,我母亲并没有完全摆脱她的担心。她老人家知道从未离家的孩子们现在正遭受战争和痛苦的摧残。烈日炎炎,加上有限的医疗,逐渐恶化了我的伤口,化脓并产生蛆,还有一股恶臭。在崎岖不平的路上,我和一个腹部受伤的战友坐在沂蒙老人推的手推车上,赶往野战医院。当时,医疗条件极差,也没有抗炎药。医生把热盐水挂起来晾干,把一把小扫帚浸入盐水中,然后扫除蛆。当伤口被仔细清洗时,就像用锋利的刀子在我身上切肉一样。汗珠落到地上。医生们正在为我讨论治疗计划。我对南方口音不太了解。我可能担心它会恶化成破伤风。我看见他们在我膝盖上画了一根杠,把我推到手术室。我直到走到门口才明白,这是截肢。我一发脾气,除了用手抓住门框,我什么也不在乎。我坚决反对,并坚定地对他们说:“要砍掉我的腿,先砍掉我的头,我必须战斗。我必须回到前线,死在战场上!”医生说我是个坚强的男人,所以没有截肢。由于医生的精心抢救,我设法保住了我的整个身体。手术后,我在想,我可以去战场,然后走回去看我妈妈。

1953年,战争结束后,我回到中国,抵抗美国侵略,援助朝鲜。作为志愿军代表团的一员,我参加了首都的五一仪式。没过多久,他就回到了已经分离了12年的家乡。听到我要回家的消息后,我妈妈像一个新人一样高兴。她特别告诉她的孩子们打扫、修理和修补家里的几栋老房子。然后她会每天跳过一双小脚,早早去村子里看儿子回来。

一看到我,我妈妈一言不发地上下打量着我。她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可爱的微笑。沉默胜于声音!我已经12年没见她了。在这12年里,我走过了子弹。我母亲一直生活在恐惧中。我看见她的脸上覆盖着银色和岁月的风和霜。全家人见到彼此都很兴奋。爸爸说,“我们家以前从未杀过一头老牛。我儿子会安全回来的。”弟弟说,“妈妈总是在半夜睡觉时叫你的名字。”晚上,当我到家时,我妈妈在餐桌上烧煮,亲手为我得意洋洋的儿子做了一桌美味佳肴。其中,她没有忘记给我煮一碗咸鱼和烤一个金玉米蛋糕。

饭后,我妈妈坚持要给我洗脚。我理解母亲的想法,按照她的意愿顺从地坐在一把高椅子上。我正要脱下鞋子和袜子,但老人坚持拒绝。她把我所有的脚都抱在怀里,放在膝盖上。她小心翼翼地帮我脱下鞋子、袜子和裤子。那一刻,我妈妈看到了我腿上的伤疤。我妈妈惊讶地叫了一声,然后又很快抱住了我的腿,来回抓着裤子。一双粗糙、长满老茧的手在伤疤中抚摸、停留和抖动。我感到水滴落在我的腿上,凉爽而沉重。我听到母亲无法控制的抽泣。我妈妈哭了。她又老又瘦的肩膀剧烈地摇晃着,银色的头发看起来很乱。

当我年轻的时候,当我在地里挖坑、吃糠和吞咽蔬菜的时候,我妈妈没有哭。当母亲把一大群孩子拖到成年时,她没有哭。面对日本鬼子的焚烧、杀戮和掠夺,我母亲既愤怒又仇恨,但她从未哭过。坚强的母亲在送儿子去战场时没有哭。但是今天,当老人面对儿子的伤口时,她流下了眼泪,痛得哭了起来。那一刻,我忍不住流泪了。“喝醉了躺在战场上不要笑。古代有多少人打过仗?”想到在北方和南方与我并肩作战的同志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想到无数母亲已经失去了为从战争中归来的儿子们洗脚的乐趣,想到革命和共和国的建立来之不易。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梳理着母亲纤细的银发,同时对老人说了实话。年迈的母亲明白儿子的话,含泪点点头。她用颤抖的满是血管的手触摸着儿子腿上的伤疤。然而,眼泪还是不断涌出。

当我离开时,我妈妈给我做了一双新布鞋。我建议不要让每个人都发,自己去吧。但是母亲坚决不同意。她得到了我的支持,走了一条又一条路。最后,我拦住了她老人家。然而,走了很长一段路后,我一遍又一遍地回头看,但我母亲瘦弱的身体正站在村里石板的边缘,向我招手。在这种不情愿的分手中,我离开了母亲,离开了家乡几步远。

1968年10月,我接到母亲的电话,她在北京病危。当时是“文化大革命”的混乱时期。军队有责任,不能请假。所以它不得不让它11岁的儿子回来找我。在我能回来之前,我母亲去世了,我儿子给了她最后一句话。当我到家时,我妈妈已经被埋葬了。我儿子告诉我,当奶奶离开时,她也问,"第三个儿子在哪里?"我突然大哭起来。我母亲为我伤了她的心,但我没有为她做任何事。即使她离开了,我也看不见她。看着地上的一堆黄土,想起我母亲,她一生都在努力工作,却没有享受到一天的幸福,华颂带着无尽的内疚放声大哭。

回顾她老人的生活,可以说她很平凡。她没有值得夸耀的地方,也没有可以记录的历史。然而,在他儿子的眼里,充满的是他母亲的伟大。母亲是最无私的。为了孩子的成长,母亲就像一头老牛在农村犁地。从年轻到强壮,她把头发染成白色,双鬓斑白。像千千的一千万母亲一样,她毫无怨言地付出,透支,流汗,耗尽青春。皱纹覆盖了她曾经年轻的脸庞,负担压下了她曾经挺拔的腰身。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长大,结婚成家,母亲也老了。然而,老母亲的心里仍然充满了远行的孩子。即使在最后一刻,她仍然想着我。

我母亲没有文化,也不知道任何伟大的真理,但她知道国家的兴衰是每个人的责任。因此,当国家处于危险之中时,她可以放弃自己的利益,冲破封建意识形态的枷锁,把她心爱的两个儿子送到革命的前线。妈妈平凡、伟大,永远值得学习。作为她的儿子,我感到骄傲。

一个经历过枪林弹雨洗礼、生死考验的老兵,一个战争的幸存者,一个在母亲的呵护下成长多年的热血男子,在母亲的床边和膝盖上都没有表现出孝心。这种罪恶感难以言表。然而,几十年来,我没有辜负母亲的希望,为党、国家和人民尽了最大努力,做了一些工作。为了在忠诚和孝顺的尺度上找到一些平衡,这也是对母亲仁慈的一点回报。我母亲的教育和影响改变了我的生活。从母亲对我最初的希望,到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选择送儿子参军,再到多年后看到儿子伤痕累累的悲伤和喜悦,所有这些都生动地展现了母亲对我平凡、伟大和无限的爱。“树想要安静,但是风不停;孩子想被养育,但父母不愿意留下。”这种爱只能变成永久的记忆和无尽的思念。

我不知道有多少次,当夜晚还在的时候,母亲忙碌的身影和热情的教导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眼里总是充满泪水。

妈妈,我会永远想你的!

(摘自《我们伟大的母亲》(上、下),冯立山、梁萧声主编,作家出版社2015年2月出版。来源:中国图书新闻。)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快乐8 彩票app manbetx体育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时时乐

© Copyright 2018-2019 rowandahl.com 双庙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