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天津守城司令“蒋干盗书”,刘亚楼将计就计,雪藏十年得意之作

时间:2019-12-01 07:47:03   阅读:1686  
[摘要] 即便秘书和警卫员一再拦阻,说毛主席正在睡午觉,但依旧无法阻挡彭老总前往主席房间的脚步——他有紧急军情汇报。这是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彭老总第一次回国,也是抗美援朝期间他唯一一次回国。彭老总深感志愿军因缺

作者:德恒技术

声明:士兵说原创,剽窃必须调查

《三国演义》中“蒋干偷书”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很熟悉。曹操攻占荆州后,召集了一百万大军,在长江以北扎营。军队的前线指向吴栋。东吴总司令周瑜支持孙权的主战,并派兵备战。曹操的顾问蒋干和周瑜都很小,建议他们渡河劝说周瑜投降。周瑜见蒋干要来扎营,便召集东吴所有将领,以蒋干为由成立了“英雄联盟”。吃饭时,周瑜假装喝醉了,不仅不让蒋干表达投降的意思,还故意把伪造的私人信件泄露给曹操的将领蔡茂和张赟。因为这封假信,曹操杀死了他所描述的唯一一个擅长水战的蔡茂和张赟,为打败赤壁打下了基础。因此,曹操派“蒋干偷书”去偷大米。解放战争时期,曾经被称为抗日战争中最成功将军的老兵陈长捷,也一度成为曹操,做了“偷蒋干书”的亏本生意。

蒋干趁周瑜“喝醉”的时候偷了周瑜伪造的私人信件

1949年1月,辽沈战役和淮海战役相继结束。为了防止蒋介石的军队在已经夹在东北和华北中间的平津从海上逃到长江以南,刚刚进入海关的东北野战军奉命迅速占领天津。当时,东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率领第38军(东野战军第1纵队,隶属4师)、第39军(东野战军第2纵队,隶属4师)、第44军(东野战军第7纵队,隶属4师)、第45军(东野战军第8纵队,隶属4师)、第46军(东野战军第9纵队,隶属4师)、第43军(东野战军第6纵队)。 第128师、第49军(东场第12纵队)、第145师和大部分东场特战队(炮兵、装甲兵和工程师)共22师34万人包围天津。

东北野战军进入海关

天津是平金地区的重要城市,也是塘沽港口的门户。早在1948年6月,“华北镇压将军”总司令傅左毅就利用抗日战争中取得许多成就的陈长捷作为天津警方的指挥官进行自卫。陈长捷上任后,非常重视城市防御的建设,以弥补天津驻军的不足(天津战役前,虽然蒋军声称天津有13万守军,但正规师只有6个师,即第86军第26、284、293师、第62军第67、151师、第94军第43师,其余都是地方警卫、宪兵、警察和临时增派的部队)。

抗日战争中,阎锡山前陆军总司令陈长捷多次击败日本班源师。他被称为抗战胜利的将军。

天津自古以来就是北京的“海上门户”,拥有完整的城市防御体系。抗日战争时期,占领天津的日军和日本投降后接替日军的美军都加强了天津的城市防御,所以在陈长捷到来之前天津的城市防御建设基础已经很好了。然而,陈长捷不满足目前的局势。在接管天津防务后的六个月里,他招募了几个丈夫来进一步加强天津防务。

首先,天津外20英里范围内的所有房屋和树木将被清除,清除射击边界,防止我军隐蔽。第二,天津周围的护城河将加宽至10米,挖至4.5米深。南运河的水将被引入护城河,护城河的入海通道将被阻断,护城河的深度将达到3米。第三是彻底检查碉堡。除了确保天津周围每隔30米就有一座碉堡,碉堡还建在天津的制高点和重要街道上。据战后统计,仅天津就有380个巨大的掩体。为了保证城防建设的质量,陈长捷多次参观该遗址,褒奖优罚劣。为了防止护城河的水结冰,陈长捷还安排官兵在冬天过后每天击碎河面上的冰。

天津市防御计划是在总攻前由天津地下党发给刘亚楼的。在计划中,天津市外的醒目圆圈是天津城墙。

就连蒋某人也称赞了陈长捷在天津城市防御方面的努力。1948年底,江主席访问天津视察防务时,高度赞扬了这位由于不是自己的军队而长期没有获得任何重要职位的晋军将领。他说,如果各地的驻军指挥官都像陈司令一样负责任,并把防御系统做好,我们还会失败吗?

1948年11月底,我国东北野战军进入海关。傅左毅不放心,士兵们入侵天津,再次来到天津视察。视察期间,傅左毅问陈长捷:“如果有一天天津被围困,你还能撑多久?”陈长捷回答:“不比长春差!天津至少可以持续六个月!”傅左毅又问:“你是说天津的防御工事比长春的坚固吗?”陈长捷回答:“至少不比长春差。天津旁边有塘沽,长春无法比拟。”傅左毅最后问道:“如果塘沽不包括在内呢?”陈长捷回答说:“它至少可以持续三个月!”

著名抗日战士傅左毅,我军攻克天津后,傅左毅在北平起义。

陈长捷的“三个极小值”或多或少让傅左毅放心,但故事的发展并没有遵循他的剧本。

1949年1月3日至12日,我军围攻天津,在清理了18个外围据点后,连续三次向天津驻军下达投降命令。面对曾经在辽沈战役中战无不胜的东北野战军,甚至对天津城防非常自信的陈长捷也有些不确定。

军队短缺是陈长捷最大的弱点。此前,他将天津的防御分为三个区。南区因为防御工事坚固,由94军负责;由于对西北地区的威胁更大,陈长捷率领第86军。东北地区由第62军负责,第62军第151师在中间。然而,天津的地形南北宽,东西窄。面对34万人的东野,他担心我军会集中优势兵力,变得更加强大。因此,战前,他非常想知道我军的主要进攻方向。这时,我军的投降令给了陈长捷一个计划,即安排天津政要出城进行和谈,并通过和谈询问我军的作战部署。

作为天津战役前线的总司令,刘亚楼接到和谈的消息,并敏锐地意识到陈长捷的企图。随着战争的临近,天津卫戍部队不会投降,还是天津政要能够控制它?于是刘亚楼与第45集团军司令讨论,决定乘船演唱《英雄联盟》。

开国将军刘亚楼是新中国第一任空军司令。

如何攻克天津,刘亚楼已经树立了“中央突击、封锁、先南后北、分而治之”的作战思想。根据计划,第38和39军是西部突击队,第44和45军是东部突击队,第49军第45师是南部突击队,第43军第128师已经下达了部署总预备队的预备命令。

为了演唱《英雄联盟》,他安排第45军第158师将所有大口径火炮、装甲车和坦克带到天津北部,并通知天津代表团前往天津北部,在临时“攻城指挥部”举行和谈。看着我们在城北的大量部队和装备,看着挂在“攻城司令部”里的地图和沙盘以及代表团中混杂的陈长捷间谍,我们非常确定东野的主要进攻方向是城北。为了让陈长捷相信城北是我军的主要进攻方向,刘亚楼还下令第158炮兵师在和谈当天下午炮击北墙20分钟。最后,陈长捷上钩了。他把负责中央协调的151师调往天津北部,造成了中部的空虚,为我军迅速夺取天津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我军历史上,第45军以其战斗和抢劫的能力而闻名。辽沈战役后,第158师组建了自己的炮兵团。

1949年1月14日10: 00,刘亚楼命令对决心战斗到底的陈长捷发动总攻。天津曾经允许陈长捷吹嘘至少三个月,但在29小时后被我军完全占领。蒋某人怒不可遏:即使他让对方进城,他也无法在29小时内完成游览(天津)。

陈长捷除了在主攻方向上犯了错误,造成中防空虚之外,对东野的装备实力和当时的天气状况也没有把握。

我参加东野天津战役的炮兵部队包括4个野战炮兵营、4个榴弹炮营、5个重炮营和5个重迫击炮营。总攻发起后,数百门大炮长达一小时的密集火力不仅摧毁了陈长捷的炮兵阵地,也撕裂了天津市的防御。铁丝网、路障和城墙消失在倾泻的炮弹下。还有一条护城河,它原本是我的突击队最大的障碍。但我不认为天津一月份太冷,一夜之间护城河上形成了厚厚的一层冰。当突击队带着木板和芦苇来到护城河涉水过河时,他们看到了需要炮弹在里面打洞的厚厚的冰,一个接一个地扔下碎片,冲过了冰。

东北野战军在进入海关之前就已经换了枪,现在已经换了枪。

天冷极了,我军冲向天津城外结冰的护城河

大门前建有大量防御工事和掩体,仅地雷就有半英里长。然而,突袭大门的第45军135师403团1营1连并不惧怕死亡,并在火势蔓延时发起冲锋。逃过大火的敌军还没有从掩体中出来夺取大门左侧的三个掩体,并在三分钟内杀死了大门。

在天津战役中,我们的官兵踏上了炮兵火力扩大发射冲锋的时间点。

炮击后,处于守势的敌人看到我军撕开了缺口,立即组织了反击。在副营长的领导下,我的士兵连上刺刀,开始与敌人肉搏战。他们连续八次击退敌人,伤亡惨重。然而,依靠这一连续突破,它为后来兄弟巩固和扩大突破奠定了基础。15日凌晨,当第404团占领江南造纸厂时,第45军彻底突破了全敏门800米的纵深防御。后来,38名士兵从西向东和45名士兵从东向西在金堂桥汇合,切断天津驻军。看到战败已经决定,天津的残兵败将投降,陈长捷和许多国民党将领被俘。

天津战役仅在29小时内结束,为我军占领大城市设定了最快的速度。在总结三大战役的经验教训时,我军还把“天津路”、“北平路”、“绥远路”称为解放战争的“三大模式”,这表明这是对天津战役的很高评价。对刘亚楼将军来说,天津战役也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

天津前线指挥部刘亚楼将军经典照片

刘亚楼将军虽然早在红军时期就指挥作战,但他曾担任过第三纵队、第一营、第二营、第一营营长兼政委、第十二师第三十五团政委、第四红军第二师政委。他在五次反“围剿”和苏区长征中表现很好,但在政治工作岗位上占多数,高层领导指挥作战的机会很少。

1936年后,刘亚楼将军首先在红军大学学习,后来担任红军大学培训部部长和抗日军政大学教育主任。1939年,他被派往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并以参谋身份参加苏联卫国战争。直到1946年6月,他才回来担任东北民主联盟的第一任参谋长。

十年来,刘亚楼将军没有机会在战场上展示他的威力。早在他在红军大学学习期间,刘亚楼就写信给毛主席要求战争,但毛主席拒绝了。因此,可以说刘亚楼将军的夙愿是十年后回到中国担任四野参谋长,特别是天津战役的一线指挥。

不幸的是,虽然东野在天津战役后于1949年5月组建了第14军团,由刘亚楼将军担任总司令,但刘亚楼将军在南下作战时被调任为空军司令组建空军,因此天津战役成为刘亚楼将军亲自指挥的最后一场战役。

刘亚楼将军不负众望,双手无力,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组建并训练了一支具有初步能力的空军。1950年12月,我们的空军开始了抵抗美国的战争

虽然“米格走廊”是鸭绿江南岸平原的一小块空域,但它表明当时刚刚成立的我军空军已经是一支具有一定能力的空军。

刘亚楼将军在训练场鼓励新中国首批女飞行员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pk10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rowandahl.com 双庙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