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让新就业形态不再“烦恼”

时间:2019-10-21 23:07:26   阅读:3121  
[摘要] 11日举行的全国政协第28次双周座谈会现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一语中的。尚福林随即给出了回答。来自教育一线工作的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卫东对此深有同感,从我国大学生就业的情况来看,看

资料来源: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网络

2018年,阿里的零售平台创造了1558万个直接就业机会和2500多万个衍生就业机会。京东的第三方平台拥有22万多家企业,间接创造了1300多万个就业岗位。美国旅游平台上有270多万乘客,间接推动了近2000万个工作岗位...

"新的就业模式已经成为就业的重要渠道."在11日举行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两周一次的协商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委员王一鸣用一组数字来支持他的观点。王一鸣认为,平台就业和网络就业等新的就业形式具有灵活性强、自由度高和出入境成本低的特点。它们在拓宽就业渠道、增强就业灵活性和增加劳动者收入方面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应创新和完善对新就业形式的支持政策。

王一鸣的观点得到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主席尚福林的“火力支持”。

“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带来了新的就业形式的迅速增长。我们要坚持包容审慎的原则,鼓励发展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新兴产业和形式。”尚福林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研究小组强调,需要加快扩大新的就业领域,培育新的就业增长点。

作为新事物,新的就业形式在释放能量的同时也有其自身的“问题”。

尚福林和王一鸣认为,新的就业形式的发展仍然面临着现有体制的制约。例如,现行法律缺乏对这种新型劳动关系的定义,新就业形式下雇员的权益无法得到合理有效的保护。一些地方为新的就业形式设定了门槛,而目前的就业支持政策未能涵盖这些群体;社会保障体系没有完全覆盖。

"新就业模式面临的突出问题是社会保障覆盖面不足和便利性低."尚福林认为,迫切需要加快制度创新,探索符合就业特点的工伤、工伤、养老等保险保障方式。王一鸣特别建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银监会组织就业平台和保险公司共同研究制定最低保险保障类别和标准。每个平台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采用不低于最低强制性要求的保证方法,以增强员工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作为新经济和非公有制企业的代表,美团电平集团总裁王兴希望建立一个适应灵活就业的社会保障机制。王星表示,平台就业不同于传统的劳动关系,将旧的管理模式和劳动关系应用于平台灵活就业是不合适的。他建议国家制定基本保障标准,重点支持一些严重缺乏保障的中小微型企业弥补短板,允许平台继续利用现有商业保险等市场化手段解决灵活就业的基本保障问题。

"最突出的是工伤保险问题。"对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在与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这一问题,并已制定初步计划。

© Copyright 2018-2019 rowandahl.com 双庙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