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养生

那些情商高的人,都有这种思维

时间:2019-10-26 10:25:10   阅读:4589  
[摘要] 每次美国总统大选,都是一场关于影响力的盛宴。在这个例子中,特朗普在劝说人们不去接种疫苗,同时,他的目标受众——新生儿的父母——正好是这种忧虑的代言人。你的行为要符合这个角色的要求,这种要求背后,则是一

资料来源:本文是化学工业出版社《左右独立思考》一书的阅读笔记。记录员被出版社授权出版它。

作者简介:Lita Charotte,纽约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博士,ted演讲者。

阅读笔记的思维方式

此款商品质量:★ ★ ★ ★口味:苦瓜

请你做笔记。阅读前思考:

第一,影响力:

我们总是试图影响他人

有句有趣的谚语:“人类大脑进化出推理能力的原因不是为了找出真相,而是为了让别人相信我们是对的。”

每次美国总统选举都是影响力的盛宴。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是历史上最有趣的竞选活动之一,充满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曲折。

例如,在选举过程中,特朗普总是利用对人性失控的恐惧来诱发观众的情绪。

在共和党第二次初选辩论中,特朗普的对手是儿童神经外科医生卡森(Carson)。辩论的主题是移民和税收。然而,话题突然转向自闭症。特朗普认为疫苗接种会导致自闭症,而儿童医生卡森(Carson)有大量学术研究结果证明疫苗接种与自闭症无关。

一方面是神经外科医生,他们既有同行评审的医学研究证据,又有多年的临床医学经验。另一边是一个商人,他的论点归根结底只是个人观察和直觉。

但特朗普的话碰巧打动了更多人。

特朗普说:

卡森博士回应道:

特朗普利用人性中对控制的需要和对失控的恐惧,以举例的方式指出别人的错误,从而诱发观众的情绪。最后,他还警告人们不听从他建议的后果。

利用他人的恐惧通常是一种低级的说服方法。事实上,在大多数情况下,带着希望去诱导别人更有效。

然而,恐惧在以下两种情况下更有效:第一,当你试图说服别人不要做某事时;第二,当说服者变得焦虑时。

在这个例子中,特朗普正在劝说人们不要接种疫苗,他的目标受众——新生儿的父母——正是这种担忧的代言人。

当然,如果卡森博士能够更好地理解人们的需求、欲望、动机和情感,而不是假设人们在听到事实后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会发生什么呢?

卡森博士在数百万人面前发言,但他错过了发挥影响力的大好机会。

影响发生在我们生活的每一刻,例如,如何让别人同意你的要求;如何让别人遵循你的建议,或者如何不被别人遵循,等等。

人类从一开始就是群居动物,相互影响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本能。有些人甚至认为影响力是现在最有价值的能力。

对于所有从事经济活动的人来说,众所周知,最有价值的事情是用户的关注。然而,具有不同影响力的人所说的话具有不同的自然权重,并吸引不同的注意力。在这方面,影响力也是一种财富。

除了这种功利主义的态度,这也是一个通过向他人传递知识来升华自身内在价值的绝佳机会。

然而,增强一个人的影响力并不是那么简单。

第二,什么在影响我们的思维和行动?

国内外许多顶尖科学家都在从事影响的研究,特别是从迄今为止人类进化所体现的生理特征和思维模式来认识影响的规律。包括:优先性、情感、动机、自主性、好奇心、心态等因素。

简而言之,我们的大脑决定了我们是谁。不管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都是依靠自己的大脑认知来完成这项任务的。

我们都有自己的角色。你是某人的孩子/同学/室友/同事/领导...你的行为应该符合这个角色的要求。这一要求背后是一套既定的行为习惯和思维逻辑。

丽塔·夏洛特(Rita Charotte)在过去20年里一直致力于在实验室研究人类行为,试图找出是什么让人们改变他们的决定,改变他们的信仰,篡改他们的记忆。他们系统地控制和测试动机、情感、背景和社会环境等因素,以找出是什么让我们成功地影响他人。

1.控制你的控制欲望

控制与影响密切相关。当你改变别人的想法或行为时,在某种程度上,你也能控制他们。当你受到别人的影响时,这相当于给别人控制权。

这就是为什么理解微妙的人际关系和控制权之间的关系对理解影响力非常重要。这将使我们能够更好地预测人们什么时候会抵制你的影响,什么时候会接受你的影响。

然而,为了影响他人,我们必须抑制我们对控制的需求,并考虑他人对控制的需求。

这是因为当人们感到失控时,他们会有冲突。但是如果他们觉得自己的力量增加了,他们会欣然接受并感到满足。

为什么我们喜欢控制?

我们通常认为大脑是主要用于思考的器官。它有点像人们产生想象、冥想和意见的生理基础。当然,尽管大脑确实有这些功能,但它们不是它的主要任务。

大脑进化来控制我们的身体,而身体反过来又控制我们的环境。如果大脑也能喊口号,那它一定是在“主宰周围的环境”。

生物结构让我们成为主人。当我们获得控制权时,我们会得到回报,我们的心会感到满足。当我们失去控制时,我们会受到惩罚,我们的心会感到不安。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好的设计。控制周围环境可以让我们生存和成长。然而,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当我们应该放弃时,我们仍然固执己见。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经理认为有必要对员工进行微观管理,即使这样做会降低工作效率并削弱员工士气。为了施加影响,我们通常需要抑制我们的自然控制欲望,并为他人提供选择。

放手并不容易,但意识到这个问题对你有好处。理解我们行为背后的原因和决策背后的深层动机可能会说服我们偶尔交出控制权。

只要我们有这种意识,即使我们只注意到一点点,我们也能理解移交控制权是提高人们健康和热情的简单而有效的方法。

讽刺的是,移交控制权是施加影响的有力工具。

例如,家长可以让挑剔的孩子自己做沙拉,让孩子更有可能吃绿色蔬菜,老师也可以让学生参与制定教学大纲,这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商家可以鼓励顾客做出各种选择,从而提高他们的满意度。企业可以让员工参与制定规则,提高他们的积极性。

鼓励自我创造是让人们更快乐、更健康、更快乐的好方法。对人们来说,采取行动的最好方式是把控制权交给别人,即使这只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有控制权。

2.用希望来诱导

如果你希望某人行动迅速,许诺奖励可能比威胁惩罚他们更有效。

你希望别人有积极的期望——也许每周在公司网站上为最好的员工发一封感谢信,或者让孩子们在整理衣服时找到最喜欢的玩具——也许比威胁他们扣工资或站起来更有用。

例如,众筹现在在社交媒体上很受欢迎。

当提出众筹请求时,人们通常会添加照片和简短描述。想象第一个请求的照片是一个年轻快乐的女孩在阳光下闪耀。这个女孩病得很重,需要昂贵的治疗。

第二个请求是要一张一个残疾年轻人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照片,他全身都是管子,眼里充满绝望。

你认为哪一个更有可能获得赞助?

在研究了13,500个在线众筹项目后,斯坦福大学的基内夫斯基和克努森发现,如果请求中包含能激发积极情绪的照片,尤其是照片中的人物微笑时,比包含负面图像的照片更容易筹集资金。

躺在医院里的病人的照片可能会引起人们的同情,但这样的人远离痛苦的本能也会被唤起,我们会不由自主地转过身去。

相反,当人们看到正面照片时,他们的反应是“接近”,他们会参与其中。当一个人健康快乐的时候,看到他的照片就很容易想到她康复后会是什么样子,这将促使人们伸出援助之手。

然而,看到一个人生病时的照片很难让人想起完美的结局,人们通常对此漠不关心。

研究人员发现,预测在线众筹成功的最佳方式是观察伏隔核的反应,伏隔核是大脑处理愉快感觉的部分。有时它也被称为大脑的“奖励中心”,因为当人们期望得到奖励时,它会发出信号。

当人们考虑一个请求时,如果伏隔核放电的频率很高,那么这个请求可能会在网上筹集资金。

三、如何增强他们在工作场所的影响力?

坦率地说,工作场所的影响是能够影响他人和解决问题的力量。缺乏影响力的人在工作中总是感到无能为力。关键是影响力是工作场所必备的技能。

那么,你如何在工作场所发挥你的影响力呢?

1.接近和回避规则

接近和回避法则说,人们会接近自己认为对自己有益的人、事物和事物,避免有害的事物。

换句话说,我们会采取行动接近樱桃派,接近所爱的人,或者试图升职。我们也将远离过敏原、糟糕的人际关系或失败的项目。

我们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快乐和痛苦的原则。这种偏好根深蒂固。

我们的大脑自然认为我们必须接近才能得到回报,对回报的期望也会诱发其他行为。另一方面,对损失的恐惧也可能导致无所作为。

因此,如果你想让某人迅速采取行动,许诺奖励可能比威胁惩罚他们更有效,因为奖励让人想到幸福,惩罚让人想到痛苦。无论是激励你的团队努力工作还是让你的孩子打扫房间,你都应该记住大脑的行动反应。

例如,一位高级经理分享了一个故事。几年前,他遇到了一个问题,一位客户威胁他,如果他不能在一个月内将项目成本降低20%,就要另找一家公司。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召集所有员工制定了一个计划。

他本可以像大多数人一样对他的团队说:“大家听好,我们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顾客威胁我们。如果我们不能降低20%的成本,他将把数百万企业转移到其他公司。”

然而,他没有这样做。他说:“好吧,伙伴们,我们面临挑战。我们必须想办法将客户的项目成本降低20%,这样我们才能留住客户并创造数百万的收入。我在公共休息室的公告板上写下了我们的目标。让我们一起做吧。”

这种效果是惊人的。整个团队充满活力,每个人都对取得的每一个进步感到兴奋。最后,他们超额完成了任务。

2.情感——重要的指挥家

许多人喜欢被问到一个问题,不管他们以前被问了多少次,大多数人都会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

问题是:“你是怎么遇见你的爱人的?”只要这个人没有脱离生死攸关的诽谤离婚案件,他们就会详细地告诉你这件事,并且每时每刻都告诉你。

如果你仔细听,你会发现人们会说他们“立即匆忙地相互联系”、“彼此交谈得很好”或者“感觉似曾相识”。

怎么说呢,有些人把它归因于大脑的适应性。当两个交流的人完全理解对方时——这是大脑同步的结果——你会觉得彼此“合得来”。

研究大脑同步的法国神经科学家努美阿认为:

我们相互影响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是使用情感。交换想法通常需要时间和认知。然而,交流情绪既快又容易。

你会觉得你会迅速、毫不费力、无意识地影响周围人的感受。相反,他们的感觉可以通过你的面部表情、语调、姿势和话语防御来快速捕捉你的情绪。

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如果你快乐,他们更可能快乐。如果你紧张,他们也更有可能紧张。

在一项研究中,一组学生被要求合作完成一项任务。学生们不知道的是,研究人员已经在每个小组中画了眼线——一个戏剧专业的学生,他会根据指示表现出快乐或悲伤。

不出所料,学生的情绪很快就影响到了小组的其他成员。

但这还没有结束。其他人不仅在情感上受到影响,他们的行为也受到影响。当“眼线笔”的学生非常高兴时,他的团队表现更好,有更多的漏洞让你们互相合作,避免冲突。另一方面,当他表现不好时,他的团队表现不好。

总之,从出生起,我们就有向周围人学习的天性。这种趋势是一种本能——大脑生来就是为了在社会环境中收集和学习知识。

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通常是无意识的。正是因为无意识,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不太容易受到他人的影响。当然,从统计数据来看,这是不可能的。

尽管你可能无法直接改变他人的大脑活动,但你正在影响他们。你可以通过简单的言语、表达和行动来做到这一点。

如果你想成功地影响他人,你的行为必须与控制大脑运作的核心要素相匹配。我们只提到两个核心要素,即情感和动机。

此外,它还包括:先验、自主、好奇心、心态等因素,它们如何影响我们?

对大脑运作的生物学原理和心理学理论的深入理解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自己、他人和组织。更重要的是,技术只是肤浅的。随着几千年的发展,技术日新月异。只有一个实体变化不大,那就是挤奶。大脑的进化比科学技术的发展慢。那些影响我们的信念、愿望、动机和恐惧今天仍然深深地影响着我们。

这是我们的生活,这是我们的世界,但是谁的思想在我们的大脑里?

bbin

© Copyright 2018-2019 rowandahl.com 双庙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