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郭兰英:留得清音遍神州

时间:2019-10-22 06:41:38   阅读:4744  
[摘要] 9月30日是国家设立的烈士纪念日,今天上午,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各界代表一起,在天安门广场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

郭蓝瑛的最近一张照片。(所有受访者都提供图片)

有些声音永远不会随着时间消逝。在中央电视台2019年的元宵节晚会上,90岁的郭蓝瑛在终场演唱了《我的祖国》。当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时,观众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礼堂里的所有人一起歌唱,仿佛回到了过去多事的岁月。

歌唱影响着中国人的集体记忆。舞台中央,郭蓝瑛身着红色礼服,留着整洁的短发,神态平静。他高举拳头,向情感的地方歌唱时睁大了眼睛。虽然他的动作缓慢,但歌曲中的英雄情怀并没有减弱。一位观众在网上留言:“郭奶奶蓝瑛真是一个惊喜!只要她走到那一站,即使她不唱歌,也会让人想哭。”

无论在艺术界还是在人民中间,“蓝瑛”这个词都有相当大的亲和力。从百岁老人到三到五岁的孩子,郭蓝瑛“白金般”的声音已经感染了几代人。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唱她的歌,展示她扮演的一两个歌剧角色。郭蓝瑛的歌曲除了自身精湛的技艺外,还跨越了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等一系列历史节点,成为新中国辉煌历史的生动记录,唱出了这段历史中人们的喜怒哀乐、理想、好恶,升华到了全国人民的记忆中。而郭蓝瑛的生活也像一首起伏不定的歌。那些铿锵有力或委婉的音符让尘土飞扬的画面再次起舞,重温一位忠于艺术、正直坚强的老艺术家的生活。

◆郭蓝瑛画兰花的寓意:兰花是花香,我为人民歌唱。

[字符文件]

郭蓝瑛1930年出生于山西平遥。他是中国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晋剧表演艺术家、歌剧表演艺术家、民族声乐教育家、民族声乐的倡导者、代表者和继承者。1946年,他加入华北联合大学艺术团,在张家口学习表演。1947年,他主演了秧歌歌剧,如《夫妇识字》和《王阿姨的集市》。同年,他在《白毛女》中扮演了“Xi儿”,并开始了国家新歌剧的演出生涯。1949年,他去匈牙利参加第二届世界青年和学生联欢节。“妇女自由之歌”的演唱为新中国赢得了一枚重要的奖牌。1956年,他为电影《上甘岭》演唱了插曲《我的祖国》,成为最受欢迎和流传最广的人民歌曲之一。其他有代表性的歌曲包括《南泥湾》、《梵神道情》、《秀金杯》和《说山西美景的人》。在国家新歌剧方面,郭蓝瑛主演了《白毛女》、《刘胡兰》、《年轻黑人的婚姻》和《窦娥元》等一系列戏剧,创造了众多生动的艺术形象,为新的歌剧表演体系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郭蓝瑛先后担任中央戏剧学院附属歌舞剧院、中央实验歌剧院和中国歌剧的主要演员。他还曾担任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第四届全国会员和中国音乐联合会第二、三届会员。1981年在中国音乐学院任教,1986年担任郭蓝瑛艺术学校校长。1989年,他获得第一届中国“金唱片奖”,2005年,他获得第一届中国电影音乐特别贡献奖,2009年,他获得第七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2010年,他在第一届“金色向日葵”中国歌剧艺术成就奖上获得“歌剧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

◆郭蓝瑛早期表演照片。

从老著名歌手到《白毛女》

“我宁愿卖两蒲式耳红高粱也不愿听郭蓝瑛唱歌”——早在13岁时,郭蓝瑛就成为同德剧院的头号演员,并成为太原和张家口著名的晋剧演员。

1930年,郭蓝瑛出生在山西省平遥县香乐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在她出生后不久,她就要死了,因为她不能吃她母亲的奶,被放进了树林。幸运的是,她被姨妈接了回来。当我四岁的时候,我的家人真的不能生火。我妈妈派郭蓝瑛去学歌剧,认为唱歌剧可以“吃一百顿饭”和“救我一命”。

从一开始,她就跑腿,充当女仆和有色人种女孩。她把小茶壶和毛巾分发给高三姐妹,去了游戏台的“帽子戏”,登上了户外游戏室的广告牌,玩了“轴心戏”,去张家口大受欢迎。小郭蓝瑛一路摸索,努力练习,努力学习,以求自学。所有的艰难困苦都埋藏在她的肚子里,她华丽的服装充满了克制和坚定的个性。“如果一个人想在别人之前抓住崔,他必须在背后受苦”。郭蓝瑛咬紧牙关,努力工作,以便成为一个早起的人。北方冬天的早晨,寒风凛冽,郭蓝瑛每天都去海子,按照老师的要求,在冰上练习他的声音。即使下雪,他也必须张大嘴巴,直到在坚硬的冰上打洞。在一天内练完各种功夫后,我仍然需要一条腿搁在头上睡觉。我会在半夜把失去知觉的腿移到另一个枕头上。

过去张家口是晋商聚集的地方。山西梆子艺术家纷纷来到这里表演和教学。它可以被称为“晋剧的第二故乡”。1943年,当郭蓝瑛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她大受欢迎——她外表甜美,声音洪亮,发音清晰。她一丝不苟地演唱了这些戏剧。三年后,所有的戏剧都充满了花园。后排的人希望能撕开细缝,甚至爬到树上,看看郭蓝瑛的精神。40多年后,郭蓝瑛再次在张家口演出,老人认出她是当年最受欢迎的女演员,亲切地称她为“兰瑛子”。

1945年9月,日本投降后,华北联合大学的文化艺术团随部迁到张家口。他们的新歌剧《白毛女》引起了轰动。郭蓝瑛对这部歌剧一直很好奇,他不能坐以待毙。演出进行时,她跑去看那个白发女人。戏剧结束时,她哭了。

“旧社会化人为鬼,新社会化鬼为人”——在《白毛女》的刺激下,郭蓝瑛撕毁了他与剧团签订的艺术合同,扔掉昂贵的旧戏服,拿了一捆,然后带着枪林弹雨追赶刚刚从张家口撤出的华北大会剧团。她下定决心不让任何人打她、骂她,不做剧团的“摇钱树”,而是做一个自豪的新人和革命文学战士。

合奏的第一天,郭蓝瑛走到剧团团长面前鞠了一躬:“团长,我参加革命是为了演《白毛女》。让我扮演Xi尔!”之后,她关注了乐团的每一场《白毛女》演出,一路学习,背熟了Xi·艾尔的曲调、歌词和对白。1948年,乐团来到石家庄,白毛女的女明星因为怀孕而无法登台演出。郭蓝瑛找到了已经急得团团转的导演舒强,并自告奋勇“拯救会场”

“北风吹来,雪在风中……”郭蓝瑛甜美、几乎没有杂质的声音一出来就“抓住”了观众。凭借她在剧团里出色的功夫训练,她浓重的阿骨打气度大声飙升,Xi的遭遇激怒了观众。唱完斗争的最后一幕后,想到自己在剧团里的屈辱和磨难,郭蓝瑛哭了,直到舒强在边幕前一个劲儿地喊:“兰英,这是演戏!这是演戏!”直到那时,蓝瑛才平静下来,唱道:“我有仇恨就有仇恨”。就这样,将近五个小时的《白毛女》上演了。

戏结束后,淑强哭着抱着她:“你好,孩子!很好。从今以后,我们必须努力工作,思考Xi尔的作用。为什么你不能唱歌,我能理解,Xi·尔的戏剧是关于你的生活。"

自石家庄演出以来,郭蓝瑛的名字就一直与新歌剧《白毛女》联系在一起。在每次排练中,郭蓝瑛的艺术风格和《白毛女》都更加深入人心。数百场《白毛女》的表演和数千万次的拍打、摔倒、翻滚和跪倒已经使她的膝关节变形,但她并不在乎。这部经久不衰的歌剧彻底改变了郭蓝瑛的精神。这也是她将歌剧节目融入歌剧表演的代表性剧目,赋予新歌剧一种独特的古今艺术魅力。

◆郭蓝瑛表演照片。

"蓝色是花香,我为人们歌唱."

“篮子里的花很香,让我唱……”就像已经唱了60多年的歌曲《南泥湾》一样,郭蓝瑛的歌总是朴实、亲切、自然,像从田野里吹来的凉风,像从市场上升起的烟花。乔宇曾经写道:“无论郭蓝瑛在哪里唱歌,它都变成了一个人民的聚会和一个”音乐节”。"

有人说当一首歌在郭蓝瑛嘴里唱的时候,听起来既美味又愉快。当她表演任何一出戏时,都是与众不同的:“无论哪首歌,郭蓝瑛都唱得像邮票一样。没有人能超过她。”的确,郭蓝瑛有着无与伦比的好嗓子。她的声带“像纯金属片一样干净透明”,几乎没有瑕疵或杂质。郭蓝瑛歌唱发音清晰,高低自如,身体形态灵活逼真,与她在歌剧中的深厚基础相一致,创造了她整体的“味道”。郭蓝瑛把真情注入了每一句话。无论是赞美祖国壮丽的山川,还是赞美黄土地上的生活,她的作品总是充满了坚韧和希望,触及观众情感的尖锐点,并在人群中传播。

1956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制作了电影《上甘岭》,再现了抗美援朝战争中上甘岭史诗般的战斗。主要拍摄结束后,导演沙蒙请词人乔宇写电影插曲。后者犹豫了很久,突然想到乘渡船渡江到江西的情景。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写下了歌词。沙蒙把歌词带给作曲家刘驰,并告诉他,“我希望这首歌将随着电影的表演在全国范围内演唱,它将被广为人知,为所有的妇女和儿童所知,并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刘驰看到歌词后,立即关上门,向客人致谢。他关上房间,唱了又唱。将近20天后,他分发了音乐。

这首歌有空的时候,谁来唱?沙蒙等人找到了许多擅长民歌的著名歌手,但他们并不满意。这时乔宇建议道:“蓝瑛是完美的。你为什么不邀请她唱歌呢?”

当郭蓝瑛到达现场时,他唱得越多,他认为这首歌就越好。歌词逮捕了他。当她唱“这是一个强大的祖国”时,她已经不知不觉地睁大了眼睛...歌曲结束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鼓掌,有些人甚至弄湿了眼睛。第二天,中国国家广播电台向全国播放了这首歌。从那以后,郭蓝瑛的歌曲《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在中国各地回荡。潺潺的蓝色波浪和点缀的范姜形象已经成为几代人对祖国永恒的集体记忆。

事实上,郭蓝瑛在选歌时非常“挑剔”。有多少人愿意为她写歌,但大多数时候,音乐都被上交了,她对此表示遗憾。她从来不唱她认为逃避现实、无病呻吟的歌曲。那些反映群众心声的歌曲有时不得不冒着风险演唱。

1976年,周恩来总理去世,举国哀悼。周总理非常关心郭蓝瑛,是她艺术上的“伯乐”之一,也是她一生中最受尊敬的人。在“四人帮”的政治压力下,郭蓝瑛找到作曲家吕远,请他写首歌来纪念周总理。他自己说,“我们必须唱歌,即使我们不得不杀头。”

在庆祝粉碎“四人帮”胜利的晚会上,郭蓝瑛与乐队讨论:“当我在“刺绣金匾”上唱“三绣”时,请尽可能放慢节奏。”唱歌的时候,郭蓝瑛把原来的单词“三秀解放军……”献给“三秀周总理,一位优秀的人民总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们爱你”。起初,观众想知道节奏是如何放慢的。郭蓝瑛的“周三秀总理”忍不住哭了,他一唱歌,观众就一片哗然,然后爆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一天结束时,舞台上的人已经哭了,观众也已经哭了。

"永远把观众视为最可敬的人."郭蓝瑛一直教导年轻一代这样学习。在过去的80年里,她不仅在灯火通明的剧院演出,还为火车站、建筑工地、厨房、医院、岛屿和士兵驻扎的边境大门的每个人演唱...不管她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或者两个士兵和一个厨师,她必须让他们看得清楚,听得清楚,每个字都渗透到他们的心里。

1973年,刚从“牛棚”回来的郭蓝瑛去看他的中国画老师李苦禅先生,他也很快离开了“牛棚”。后者一边感慨万千,一边高兴地写下并画了三个名为“兰花是王香”的狂野舞蹈钹,送给了郭蓝瑛。

后来,郭蓝瑛开始写并加上“我为人民歌唱”,这不仅是自我鼓励,也是她生活的写照。

◆郭蓝瑛在教书。

"我想成为一块铺路石。"

2017年4月,88岁的郭蓝瑛从广州飞往北京,并应邀为中国音乐学院的学生上课。在建翔桥外的中国音乐学院,她看到学生,问:“你学过歌剧吗?”听到大多数学生没有学习,她有点担心:“国家歌剧演员应该有基本的歌剧技能。你和领导讨论过你是否能举办这样一个班?”

自1982年退出舞台以来,郭蓝瑛投身于民族歌剧的教学和传承。1986年,在老太太的支持下,她放弃了在北京的美好生活和大大小小的名气,把所有积蓄都花到了家乡广东番禺的冼星海,成立了“广东省民族民间艺术学院”(后来改名为“郭蓝瑛艺术学校”)。在绿草如茵的雁岭上,这对老夫妻住在茅草屋里,造了一个驴火炉,带着志愿者搬石头,建石板铺马路……并将这个破旧的农场变成了一座崭新的教学楼。在担任校长期间,郭蓝瑛还教授声乐课。她每天早上带她的学生一起练习。任何“偷懒”的学生都躲不开她的眼睛。

“年复一年”——几十年过去了,郭蓝瑛一点也没有降低她的“严肃性”,增加了一点紧迫感。在中国音乐学院的教学现场,她渴望在短时间内完成一生的课程,这样后代就可以全部完成。

"要想发音,每个单词都必须“咀嚼”!

“唱就是说。观众不是听你的声音,而是听你的内容。每个字都必须像锤子一样砸碎!”

也许,意识到她严厉的语气,她认真地说:“我不怪你可怜的表情。如果你想向我学习,你必须真正学习。我不会骗你,因为我骗不了我的学生。如果你学得不好,我不会放过你。今天我会饶了你,明天观众也会饶了我,还有你……”

一开始,她指示学生安排“白发女孩”。不管她的年龄,她一次又一次地展示了“Xi儿”逃跑的场景。她一次又一次地摔倒在地上,然后又爬了起来。她累得大汗淋漓。学生们深受感动。

从舞台到讲台,一个词和一个词的区别,只有郭蓝瑛自己才能理解形势的喜怒哀乐。她记得在NPC的一次会议上,周总理问她,“蓝瑛,你现在还能唱歌和表演吗?你长大后会做什么?你想过吗?”

当时,郭蓝瑛的事业正处于巅峰。她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当“文化大革命”结束,她越来越老时,她突然意识到:“首相希望我们有接班人来继承和发展国家的艺术事业!”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的歌剧演唱中存在着“本土”和“外来”的争议。有些人认为民族歌唱是“不科学的”。1963年,在蓝瑛举行的个人演唱会说服了所有人:“民族声乐演唱不仅科学,而且需要很大的努力去学习。”面对西方流行音乐的强势崛起和民族声乐的衰落,郭蓝瑛忧心忡忡,决心以传承民族声乐为己任。有些人认为她太理想化了,但在这种理想化的背后是一种坚持不懈和努力工作的精神:郭蓝瑛的学校为民族歌剧舞台培养了新的力量,让民族歌剧艺术永远闪耀。

"我从事新歌剧已经有几十年了。"郭蓝瑛说:“我将把我最后的精力投入到我一生热爱的新歌剧中,完成周总理交给我的任务,总结我的艺术实践,并把它传给后代。我想成为一块铺路石,这样新一代就可以一步一步地踏上它。”

记者笔记

如果心是蓝色的,心永远不会动摇。

闲暇时,郭蓝瑛喜欢喝茶、诗歌、老虎画和兰花画。她作品中的兰花简单、安静、优雅、高贵,但她自己并不像这座山上的高级学者。她不傲慢,把人当成春风。看似渺小,但柔软而不脆弱,一颗单纯的心并没有在苦难中磨炼。饱受苦难,她似乎越来越感激人性中的善良和友谊。她对物质名望和财富有一种哲学观点,但她想无愧于自己的真心。

在“郭蓝瑛艺术生涯60周年”上,她展示了棱角分明的表演照片。那一天,她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批评,一位老人在清扫垃圾时捡起了它,并把它还给照片的主人。郭蓝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这种老人,但她一直记得这件事,并利用晚会向老人深深鞠了一躬。

在艺术上,郭蓝瑛是出了名的苛刻。如果乐队中的任何乐器演奏了错误的音符,她可以识别出来,并立即用马琰的声音纠正它。曾经陪伴她的人说:“郭蓝瑛老师为了表演非常粗鲁和严厉。每个人都怕她,但我们最喜欢陪她。她一上台,每个人都会高兴起来。”

在舞台上,她谦虚低调,慷慨真诚。她的学生回忆说老师像孩子一样照顾每个人。有一次,一名学生在排练时扭伤了坐骨神经,无法在床上照顾自己。郭蓝瑛到处找药给她。他还带学生去他家,给她擦洗身体。

郭蓝瑛不仅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艺术成就,还写下了真正的“艺术美德”。

作者:本报驻北京记者彭丹主编:赵正南责任编辑:王星

© Copyright 2018-2019 rowandahl.com 双庙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