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文旅部拟出手 OTA大数据杀熟能否戴上“紧箍咒”

时间:2019-10-22 07:32:47   阅读:4991  
[摘要] 10月9日,文旅部发布通知就《在线旅游经营服务管理暂行规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拟明令禁止大数据“杀熟”行为。目前上述受访企业均明确表态,支持文旅部等相关部门对大数据“杀熟”等行为严格监管。

旅游消费需求迅速膨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通过在线平台了解、选择和购买相关服务和产品。然而,拥有大量消费信息和数据的在线旅游企业往往暴露在使用大数据进行“杀戮”的环境中。10月9日,文化旅游部发布通知,征求公众对《网上旅游业务服务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的意见,明确禁止“扼杀”大数据。对此,北京商报今日记者采访了许多在线旅游企业,如携程、去哪儿、朱非、蜂巢、驴妈妈和头牛,所有这些企业都否认存在这种情况。与此同时,ota官员和专家认为,从国家主管部门的角度来看,通过行政手段对大数据“扼杀”施加严格限制将对行业产生积极的警示作用,但在实际层面上实施起来相对困难且成本高昂。目前,该行业还没有有效的方法来定义大数据“扼杀”。因此,有必要尽快理顺监管机制,使政策得以顺利实施。

新规则正在实施。

文化旅游部在起草《征求意见稿》时指出,目前一些网络旅游企业和平台不时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侵犯游客合法权益,扰乱旅游市场秩序。然而,与此同时,文化旅游部也指出,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不仅是线下旅游业的服务主体,也是具有双重身份的在线电子商务平台的运营商。目前,国内相关法律法规尚未对网络旅游市场规范做出明确规定,给行业监管带来较大困难。

具体而言,《征求意见稿》明确界定了旅游业发展新互联网技术的法律底线。对于网上旅游服务业备受关注的焦点问题,《征求意见稿》(Draft for Comments)旨在规定,网上旅游经营者不得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在同等条件下为具有不同消费特征的游客设定相同产品或服务的差异化价格。违反本规定的,由县级以上文化旅游行政管理部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处罚,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以2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在这方面,截至今日北京商报的新闻稿,携程、去哪儿、朱非、蜂箱、驴妈妈和头牛都向记者明确否认平台上有大数据“被杀”。去哪儿相关负责人表示,《征求意见稿》中关于价格歧视的规定与《电商法》中保护消费者权益相关内容的初衷相同。“对于去哪儿这样的价格比较平台来说,在一个信息高度透明、只需下载几个应用程序就可以比较价格的时代,放弃低价优势就等于自杀。”吕玛旅游网品牌发展部负责人李秋艳也表示,目前的流动价格越来越高。大多数企业重视通过提高用户粘性和再购买率来维持可持续发展和盈利能力。在同等条件下设定差价显然不符合网络旅游企业的经营战略和盈利要求。

太田杀戮时机成熟了吗

近年来,消费者经常抱怨ota平台“成熟”。去年,一些网民在微博上暗示,他们和朋友正在网上旅游服务应用程序上同时搜索同一航班的机票,每张机票的差价超过700元。同年,一些消费者在微信上透露,他们在使用三部手机的平台上预订酒店时发现了三种不同的价格。

当时,相关公司明确否认价格差异是由“杀生”造成的。企业解释说,不同的手机和不同的账户有不同的定价,这可能是由于日期、支付方式、是否包括提前、取消政策、不同的供应商等原因。然而,当不同的人搜索不同的价格时,可能是因为一些用户收到或购买优惠券,此外,一些产品相似但不相同。

然而,另一方面,上述去哪儿的负责人也坦承,例如机票这种定价明显受供求关系影响的特殊商品,也被个别航空公司广泛使用,价格会根据需求进行即时调整,在网上旅游平台上被价格集体反映后,大数据的“时机已经成熟”。信息标准化程度较低的行业酒店甚至需要手动确认房间库存,而“扼杀”大数据的感觉更加明显。

例如,当今年5月1日4天假期的消息发布时,站台上的机票和酒店价格在一天内发生了多次变化。然而,负责人还表示,ota作为信息收集和展示的提供者,确实有责任和义务向消费者展示准确和详细的商品信息,其中自然包括价格。目前,上述受访企业明确表示,支持文化旅游部等相关部门严格监管“大数据屠杀”等行为。

监督解决“定义”问题

“大数据“扼杀”是网络旅游业无法容忍的现象,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相关部门在界定和监管这些问题时仍面临许多挑战。”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文化与旅游产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王兴斌指出,在线旅行社提供的机票和住宿等各种旅游服务在定价时对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非常敏感。对于如何定义ota中大数据的“扼杀”,目前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和结论。旅游大数据专家张宋雪也表示,不排除行业中存在这种现象,这种情况确实会损害消费者的权益。然而,在整体大数据法律体系不完善的前提下,网络旅游企业是否有违法行为仍然是公私双方争论的一个难题。

“目前,每个在线旅行社数据库都在自己手中。为了充分实现对价格变化的透明监督,需要共享大量数据。然而,这部分资源属于企业的核心价值,将它们全部向外部世界开放是不现实的。”常宋雪表示,如果监管部门建立一个系统来实时捕捉所有平台上的价格变化,将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以及足够的法律授权,而且不会一蹴而就。他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征求意见稿”的意义更在于警示行业,为企业划“红线”,加强行业自律。因此,现阶段采用投诉监督管理制度可能更现实、更有效。今后,如果监管部门在政策体系逐步完善的情况下,与网上旅游企业签订技术协议,共享非核心数据,使价格变动更加透明,就可以达到更充分的监管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也有ota相关官员直言不讳地表示,“自我清白认证”对企业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因为如果该平台要为监管机构和消费者提供没有大数据“杀人”的证据,该平台需要根据消费者订单数量从十亿级数据中找出价格变化代码,这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因此,企业也希望尽快找到一种有效而实用的监管措施。

事实上,就在今年3月,北京消费者协会(Beijing Consumer Association)提出要尽快完善现有的法律法规,明确判断大数据“扼杀”的标准,并规定大数据的法律属性和使用范围。此外,由于现行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善和详细,建议相关监管部门进一步创新监管方法,采用技术手段和设备,建立相应的大数据在线监管平台,对网络信息平台进行全天候在线监管,提高查处各类隐性大数据利用违规行为的能力。同时,要加强日常监管和专项整治相结合,建立信用激励和信贷黑名单制度。一旦发现企业通过大数据“扼杀”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不仅要给予行政处罚,还要将其列入信用黑名单。

这篇文章来源于今天的北京商业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 Copyright 2018-2019 rowandahl.com 双庙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