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央地收入划分改革持续推进,护航大规模减税降费

时间:2019-11-08 18:14:02   阅读:880  
[摘要] 有关部门为平抑猪肉价格又出台了哪些举措?从市场情况来看,不少地方的猪肉价格涨幅已经超过了50%。一句句调侃的背后却是民众对于猪肉价格不断狂飙的无奈。国庆节后,猪肉价格再次出现上涨。按照行业网站搜猪网的

我们的记者陈静

日前,国务院发布了《实施大减免税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的改革推进计划》(以下简称《计划》),从增值税分担率、增值税抵免和退税分担机制、消费税征收环节三个方面明确界定了推进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改革的路线图,为实施减免税政策提供了重要保障。

虽然这一轮减税和减费继续使企业和个人受益,但进一步理顺中央和地方财政分配关系的“计划”出台有多积极?你对保持增值税“五五分成”比例稳定,调整和完善增值税免税额、抵免和退税的分享机制,推动消费税征收环节向后平稳配置的建议有何看法?针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金融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新。

《中国经济时报》:你认为“计划”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何代新:众所周知,中国的中央和地方金融关系是复杂和关键的领域。无论是从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还是从以前的一系列财税改革来看,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稳定的财政关系,特别是理顺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政关系之后,对整个经济社会发展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事实上,自1994年以来,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政关系一直在微调。然而,一些细节或关键环节没有得到妥善处理。从最初的分配环节来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各占收入的50%左右。但在支出环节,中央支出占20%,地方支出占80%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说,本地财政资源的赤字,其实是各界人士多年来一直关注和希望解决的问题。

那么,收入计划的调整应该说是建立在现代金融体系的基础上,也是实施更大幅度减税和减费的战略安排。这种安排是必要和及时的。

基于上述背景,推进这一改革的“计划”并不完全针对简单的收入分配问题。它不仅解决了现实减免税中的关键问题,也反映了整个财税改革,特别是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改革的核心问题。这可以说是一项既注重短期又注重长期的重要战略部署和安排。

《中国经济时报》:您认为“计划”如何保持增值税“五五分成”的稳定?

何代新:2016年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全面完成后,中央政府临时决定“在未来两三年内共征增值税”。

可以看出,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五五”分成的决定比以前7525份的决定收到了更多的增值税份额,起到了稳定地方财政收入的作用。同时,通过收入分割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关系,形成了一种新的匹配模式。这种模式建立在增值税之上,增值税是最大的税种。

此外,增值税在过去三年里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在纳税方式上,而且在税率上。特别是今年年初标准增值税下调3个百分点后,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格局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

随着“五五”计划的结束,增值税的未来划分仍面临变数。正是基于过去的良好成绩和未来增值税减税、减费过程中的一些安排,稳定目前的“五五分成”计划是必要和紧迫的。

《中国经济时报》:该计划提出的增值税抵扣和退税分享机制的调整和完善有什么意义?您对实施过程的下一步有什么建议?

何代新:随着税费减免政策的实施,我们可以看到增值税是整个税费减免过程中的一个关键环节。在核心的这个关键环节,出现了以前从未出现过的问题。今年年初,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在国务院的指导下,发布了关于增值税保留、抵扣和退还的决议。一般的意思是有更多的增值税发票纳税人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向税务机关申请退税。

增值税是一种共享税,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共享。然后退税涉及中央和地方政府如何分担这个问题。按照“五五分成”的比例,中央政府将收回50%,地方政府也将收回50%。

调整建议50%的中央负担应保持不变,50%的地方负担应首先调整到15%,其余35%应由企业所在地支付。同时,增值税的份额应该平衡。对于不足部分,中央政府应将相关资金分配给各省的金融机构。(早期版本1)

考虑到如果地方财力不够,一些地方退税可能不够完整,或者退税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从而延误了一些企业的退税,享受退税奖金。因此,可以说,这种政策安排既考虑到了地方财政的压力,同时也能更好地解决增值税退税的有效、彻底实施问题。

当然,在税收保留、信贷和退税共享机制的实施过程中,还有许多细节需要澄清。我们对详细的规则感到非常满意,并希望该政策能够尽快实施,这对经济转型和创新发展非常重要。

《中国经济时报》:该计划呼吁消费税征收的向后运动和稳定的向下运动。这预计会有什么影响?

何代新:消费税在中国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税种。在目前的消费税比例中,烟草、酒精和燃料油占很大比例。传统消费税是在生产过程中征收的,这有利于消费税的全面征收,同时也有利于消费税在调节消费中的具体作用。

《计划》提出,按照完善地方税制改革的要求,在可控征管的前提下,逐步将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部分现行消费税项目转移到批发或零售环节。简而言之,消费税将在未来征收到批发和零售部门,而不是现在的生产部门。应该说,批发和零售环节已经落实。地方政府将在征收消费税方面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任务,同时为地方政府带来更多的财政收入。

当然,在批发和零售行业征收消费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目前的消费税主要是对烟草、酒精和燃油征收的。然而,这些产品的消费与自身区域经济发展密切相关。在经济发展水平高和人均收入水平高的地方,税收本身就相对富裕。然而,在低收入或低发展水平的地方,这些税收的税收相对较少。

即使消费税下调并在当地征收,也可能存在数额不均的问题。因此,消费税征收的向后运动是一种制度探索,我们很高兴看到它增加了地方财政收入。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关注消费税退后能否真正增加地方收入,这可以成为支持地方收入制度的重要内容。

《中国经济时报》:接下来,你对理顺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何代新:应该说,金融体系建设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和支柱。我们看到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政关系是这一体系中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大幅度减税和收费的实施促进了经济发展,激发了经济活力,也促进了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的调整。

在这样的机会下,我认为有必要继续优化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政关系。与此同时,我做得很好,希望结果将继续得到巩固和发展。预计这将对稳定市场和稳定经济运行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

极速牛牛app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秒速PK10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rowandahl.com 双庙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